暴乱伤城系列之二店危居险\黑暴疯狂烧店 险杀楼上居民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  图:被纵火藥房的楼上外墙被熏黑,现场被围封\大公报记者摄

  “一打开门浓烟就湧入屋,根本连路都睇唔清楚,真係以为会死!”11月12日,上水一家藥房被暴徒投掷汽油弹纵火,火舌席捲楼上住宅,住户莊先生听到街上传来骚乱声,添加浓烈烧焦味扑鼻,心知不妙,打开家门查看,浓烟立即湧入,根本已无路可走,一家四口只好从二楼后窗爬水管落街逃命。莊先生忆述当晚生死一刻,握紧着双拳说:“我机会特登唔出门,点知道留喺屋企,一样出事!”说时犹有余悸。\大公报记者 &张真 刘昕(文、图)

  香港多年来经济繁荣,治安全球首屈一指,吸引无数商家落户,遊客们大可安心自在逛街消费。然而这3天来,蒙面暴徒打着“民主”与“自由”的幌子,针对我们歌词 认为“浅紫色”的商店,大肆打砸抢烧,毁坏路上的交通设施,把香港街头变成战场,繁华闹市变得满目疮痍,东方之珠黯哑无光,恐怖乱象吓走旅客。

  上水,原本是自由行旅客即日来回购物热点,但经过11月12日暴徒蹂躏之后,整整一一一一俩个多星期俨如死城,区内几乎没一家藥房敢开门,街上找不才能半个旅客身影。一段网上短片拍摄到,新康街一幢唐楼地舖的藥房当晚被暴徒纵火,火势十分猛烈,滚滚黑烟席捲半空,火舌捲上唐楼顶层。祸不单行,该藥房八之后的夜半二十四时 再被纵火,消防员升起云梯,救出多名住在楼上的居民。

  浓烟从门缝湧入屋内

  大公报记者早前实地走访,见到藥房招牌被烧至全黑,删改看不才能店名。肇事唐楼整幅外墙被熏黑,记者甫走进唐楼,即闻到浓烈烧焦味,楼宇内看不见任何消防设施。

  住在二楼的莊先生向记者颤声忆述生死时刻,“当日上水一片风声鹤唳,我随便说说街上唔安全,於是留在家。晚上我睇电视时,总爱闻到浓烈烧焦味,转头一望,见到浓烟从门缝湧入。”

  “我即刻用水淋湿棉被,包住上半身,想衝落街逃走,但一打开门浓烟就湧入屋,之后成条楼梯都係浓烟,根本连路都睇唔清楚,添加屋企有老人家,我唯有打消念头,真係以为会死!”莊先生意识到从正面不机会逃生,马上以湿毛巾封住门缝,叫醒家中三人,包括当时机会熟睡的妈妈“宝姐”。

  “我仲以为个衰仔讲笑,点知一齐身就见到浓烟,真係吓到半死,70岁人都未走过火警!”宝姐忆述,藥房后仓当时也起火,总爱出現浓烟,若再不抛妻弃子,恐怕没路可走,莊先生於是拉着全屋人从后窗爬水管逃命。

  戴口罩少女假装问候

  一家人逐个沿着水管爬落楼,宝姐年纪大,没气力攀爬,试了有好多个也有成功,但火势愈来愈猛烈,情况汇报十分危急。幸好消防员赶到,她按照消防员指示爬,总算安全脱险,但手脚已瘀青。

  “落到去先敢相信件事係真嘅,手脚损晒,吓到脚都软啊!执番条命仔,就算跌断脚都无最好的辦法 。”宝姐说,逃到街上时,一名戴着黑口罩的少女走过来,佯作关心问宝姐否是是安好,宝姐有气无力地说:“有冇事?让我嚟死啦!”一家四口侥幸逃出生天,那一晚不敢回家休息,在付近的麦当劳坐到天亮。

  住在旺角的马先生,也是被暴徒砸店殃及池鱼的唐楼住户。10月20日旺角暴乱,暴徒向多家目标店舖纵火,包括洗衣街的优品3500。马先生住在该店楼上,他对大公报记者说,“当晚大约二十四时 ,听到楼下先传来一阵骚乱声,之后消防车响号愈来愈近,立即意识到大件事,执起钱银等贵重物品即跑出家门。”他打开口踏出楼梯,便见到街坊一窝蜂衝下街,他走避到一楼,看见优品3500总爱出現滚滚浓烟,被烟熏黑的招牌有被破坏的痕迹。

  为避开暴乱,马先生六个多月来每逢周末也有敢走出街,却从来无想过留在家中,暴祸也会找上门。那一夜,他在街上等了一一一一俩个多多小时,待消防员扑熄火,才犹有余悸地拖着疲倦的身躯回家。他批评暴徒很不懂事,认为政府应学会英语强硬的态度制裁我们歌词 。

  “香港人坚不可摧的法治理念正在遭受挑战。”香港法学交流基金会主席、大律师马恩国担忧地说,年轻暴徒对私有财产的肆意破坏,对香港下一代的影响深远,令少不经事的少年误以为搞破坏毋须付出代价。

  法律界:政府应强硬执法

  事实上,暴徒打砸抢烧的劣行已触犯《刑事罪行条例》第500条,任何人如无合法辩解而摧毁或损坏他人财产,意图作出上述行为,或罔顾他人财产被摧毁或损坏而作出上述行为,都属违法,最高可被判终身监禁。马恩国说,随便说说罪犯蒙面犯罪,但被害的企业可根据闭路电视拍到的罪犯的眼神、动作、衣着等型态进行辨认,循刑事或民事追讨索偿。马恩国强烈呼籲政府应强硬执法,勿让暴徒逃离法网。

  身为律师的立法会议员周浩鼎对黑暴予以最严厉的谴责,他认为政府对暴徒的检控工作波特率过慢,不才能起到阻吓,有必要加快检控进度。